国安达股份有限公司 旗下子公司:中汽客汽车零部件(厦门)有限公司 首页English >>

2015-02
“战”火:一位特勤消防战士的71小时

(作者) 来源:国安达股份有限公司

[ 返回 ]

“战”火:一位特勤消防战士的71小时

1月29日9时许,位于北京市南三环木樨园桥附近的百荣世贸商城二期仓库顶层发生火灾,62个消防中队的850名官兵与大火顽强战斗71个小时,终于在2月2日8时30分将火完全扑灭。这是北京消防史上对抗商场市场火灾最持久的一场攻坚战。特勤支队战士陈兴达,一个24岁的山东小伙儿,就是这些消防勇士中的一个。

第一天:开阀

1月29日上午商城起火的半个多小时前,陈兴达正在医院拆线,前不久,他刚因精索静脉曲张在医院做了个手术。回到部队,刚吃过午饭,警铃大作,百荣世贸商城二期仓库起火,119指挥中心要求特勤支队立即增援!

侦察,是陈兴达在现场接到的第一个命令。

商城1到6层并无明显异样,可是刚冲到7层,就知道什么叫“火窟”了。“我每年出警四五百起,包括喜隆多这种商场火灾也见过,但是这回百荣这火,太罕见了!”在陈兴达的面前,7层仓库处在“闷燃”状态——防火卷帘门全部落下,死死堵住了火的走势,天花板也阻挡着浓烟、烈火向上蹿升,但是,着火的仓库里储藏的都是易燃的服装鞋帽还有尼龙制品,这些物品都在阴燃,极速提升着内部温度。

陈兴达这样形容当时的情景:“这时的商城就像一个内部已经烧着的笼屉,但笼屉是防火的,所以内部的火无处发泄,如果这时把手伸进笼屉,是什么感觉?”

用喷淋系统洒水,把内部的浓烟逼出来,降低温度,成为灭火的第一步。

“自动喷淋系统已经被烧坏了,只能手动开启,手动阀门在7层防火门左侧。”商城负责人说。

侦察成功、熟悉地形的陈兴达和战友领下任务,再次背上空气呼吸器,戴上安全头盔,手拿水枪向7层发起冲锋。

浓烟像是坠了铅块,沉沉地压满整个楼道,怎么都拨不开。右侧是起火的仓库,被钢丝网围着,火苗从网眼中突突突地射出来,像是地狱中伸出的只只鬼手。一行人只能手扶左侧滚烫的墙壁,缓缓前行。陈兴达用开花水枪喷水抵御烈焰,掩护着前方的攻坚组战友,自己反倒失去了保护。

“一股一股的热浪就像会咬人似的,全身疼,右边的耳朵像被烧掉了。”那一刻,陈兴达的最真实感受是,“从楼层图上看,楼梯到阀门间只有30米左右的距离,但感觉好久都走不到。”

终于,前方战友破拆开阀门间的大门,陈兴达一马当先冲了进去,拉下开关的同时,空气呼吸器响起了警报:供氧不足!摸着水带,一行人迅速、安全地撤离回6层安全地带。

从外面看,浓浓的黑烟开始从7层破碎的窗户里翻滚出来——喷淋起作用了。

当陈兴达从火场中出来时,战友才发现,他的安全头盔已经由白色烤成了黄色,面罩部分也被烤化了。要知道,像这样的安全头盔,最高可以承受260摄氏度的高温。

“人没事,还可以战斗。”作为一名“老兵”,又是特勤支队的战士,陈兴达异常坚强。

第二天:凿孔

喷淋的水用完了,浓烟又开始慢慢在楼内积聚,高热、毒气,又嚣张起来。

“必须把烟放出来!”指挥员计划在商城顶层凿孔、打眼。

这个救援方案虽然有效,但十分危险。天花板已经被炙烤了一天一夜,万一凿孔时坍塌,所有消防员都可能落入火场。而且凿开孔洞,新的空气流入,还可能加大火势,大火从洞中蹿出来。

经过消防专家、建筑专家和商城设计者多方紧急研究论证,最终认为凿孔可行。在消防车里和衣而眠一夜的陈兴达和战友,领到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上午10时,陈兴达站在了商城的顶层。

北风呼啸着,寒冷驱散了疲倦,周遭仿佛一下静了下来,陈兴达只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会不会塌?我会不会掉下去?万一掉下去怎么办?”一时间,脑中涌出了无数个问题,特别是当他瞬间想到了家里的亲人时,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与恐惧突然裹住了陈兴达。

这时,战友俯身抱住了陈兴达——此时,他们正在用安全绳套住陈兴达的腰,然后把绳索固定在3米之外的地方,如果天花板坍塌,战友会拽住他。“有你们保护我,一定没问题的!”陈兴达安慰战友,也在鼓励自己。

“唰”,放下安全面罩,陈兴达稳稳跪了下来。

凿孔,只在平时训练时练过,从未应用到实战中。陈兴达屏息静气,排除杂念,按照训练的步骤,先划出一个正方形的孔洞,然后在大正方形中切割一块块小正方形。这样,缝隙很小,火不会立刻蹿出来。

切割完成后,他抄起大锤,轻轻敲击正方形之间的部分,慢慢地把12厘米厚的天花板凿碎。这时,浓烟蹿了出来,很快熏黑了面罩,战友立即用直流水枪冲开黑烟。

石头敲碎了,陈兴达又用液压钳剪断盘根错节的钢筋,终于能把水枪插在孔洞中了,拧成开花模式,一个“人造喷淋”成功了。

一天下来,陈兴达和战友开出了10个大小不一的孔洞,烟终于散得越来越快了。

第三天:内攻

1月31日12时30分,烟仍然从7层、8层的窗户里不断往外冒,但是黑烟中渐渐有了灰白色——白色烟是蒸发的水汽,黑烟减少说明阴燃燃烧物少了很多。

总攻的时机到了,时间就定在下午1时。

穿戴好装备后,陈兴达咕咚咕咚一口气喝掉一瓶矿泉水。“嗓子熏得生疼,累得浑身快要散架了,根本吃不下什么东西,只能多喝点儿水了。”

和陈兴达一样,很多消防员两天两夜都没怎么吃东西,主要靠水支撑。而且,由于天冷,食物在室外很快就被冻成了冰疙瘩,就是想吃也很难下咽。

前两天,陈兴达他们都是从燃烧猛烈的西侧进攻,这次,他被安排从东南口进攻,从内部打通7层,和另外一支队伍在西南口会合。

此时的商城内部,1到6层就像水帘洞一样,水哗哗地从上面流下来,滴滴答答地砸在地面上,楼梯扶手和地面都结了冰,温度估计只有零摄氏度或更低。

可刚到7层,温度骤然飙升,汗水像是被高温从体内突然吸出来一样,整个身体瞬间湿透了。

陈兴达又是打头阵,用开花水枪开路,保护着战友。水喷出去,大部分“嗞”地一声化成了蒸汽,蒸汽飘到头顶,变成水又落了下来。可喷出去的是凉水,落下来的是开水,有些水珠避开头盔的后帘,直接钻进消防员的脖子里,一会儿就烫出一串燎泡。

终于,封闭了快3天的卷帘门被消防员打开了——里面的货架东倒西歪,有的被烧变形躺在地上,有的斜倚在墙上,货物都变成了黑乎乎的“烂泥”。

消防员们就如同在烂泥中跋涉,深一脚浅一脚,有时靴子还会被黏住。一路沿着墙,遇到障碍物就破拆掉,终于,打通了一条通道。

下午5点半,陈兴达一脸倦容,背着又用光了的空气呼吸器,报告“任务完成”。

“只有打开一条通道,才能完成内部侦查,否则,就不知道真正的火情是什么样。目前,可以确定7层主体结构安全,可以继续向8层进攻。”陈兴达喝了几口水,他清楚自己任务的重要性,因此只休息了片刻,连夜再入火场,搬着移动水炮、排烟机,四处救援。

“火彻底灭了!”2月1日8时30分,终于传来好消息。历经71个小时的奋战,火魔终被降伏。

浏览量:726   [ 返回 ]